太阳向南回归线奔跑

今天天黑得又早了一些,秋又深了。

过完中秋节,这已是高中的第四个星期,数十日来,也不知适应或否,但总还是在过着。

班主任按成绩分组。我们组长是个姑娘,绝对的家教厨。

今个儿要定个组名她嚷嚷着非要叫彭格列,我个和稀泥的直接弃权,组里另外几个人是死活不同意,正好我和另一个人上课说了几句话被事儿妈一样的英语老师逮着了,害得她又被班主任骂了一顿。之后就直接爆炸了,拿着古汉语字典猛地砸了另一个人几下自个儿跑了出去。

不说组名这事儿,按理说至少我和另一个人也确实应该道个歉,但就是拉不下这个脸来。我扯扯我比我整整高五公分的同桌,说女的安慰女的好点儿,她倒是又开始讨论组名来了。

玻璃心这东西我也有点儿,但也没这样啊。 (更多…)

新的开始

军训毕,休毕,新生伊始。

三年奋斗,诸事皆休,唯学。

新的开始,勿念。

君は絶望し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か

你经历过绝望吗?

昨天分班考试之后我的心情就是绝望的。

英语无感做完也不知道对不对;数学基本上没有人做完了,我在做完的部分里还有错的;物理最后三道大题每道题都是懵逼的,化学推断题再一次做不出,想想我进入酸碱盐之后推断题就做出来四次,其中两次没考酸碱盐。 (更多…)

初秋志异

每年的初秋都有一个鬼故事,今年的尤为恐怖。

新!高!一!分!班!考!试!

然而并没有复习,希望明天发挥好吧,不然理综千分之一没进实验班也太丢脸了。

还有考完无论怎样都要军训。

Good luck, and good night, to myself.